当前位置:温江新闻网>玩转温江> 信息详细
儿时的美食发布时间:2019-09-02 14:35
    一九七几年,温江的物资很贫乏,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,好吃的东西并不多,但还是有几样有很深的印象。
    十字口工农兵旅馆隔壁有家卖豆粉儿的,有点像豆腐脑,是叫豆花吗?麻、辣、鲜、香、烫,好像一毛钱一碗。后来再没吃过了。
    农业局斜对面有个活杂粉,一大锅汤,里面煮着好些猪杂,师傅抓一把泡在水里的软软的红薯粉装竹笊篱里,放大锅里烫一下,倒在放好调料的碗中,再捞点猪杂出来切点放在粉上,麻、辣、鲜、软、油,比现在所有的肥肠粉、酸辣粉都好吃。那家店的师傅是我小学同学的幺爸儿,后来听我同学说,他幺爸儿去世早,手艺没传下来,太遗憾了。
    石灰桥西边有家饭馆,卖炒菜,通常都是农民上公粮后喝得大醉的地方,小时候从来没在这个饭馆吃过饭,但在这个饭馆里面端过菜。家里来了客人,就会拿个碗到饭馆去端个菜,那时肉都是凭票的,饭馆里也没有纯肉的菜,只有木耳青笋炒肉这样的“翘荤”,饭馆的菜是油泡出来的,比我婆婆做的家常菜更好吃,沾客人的光,我们也可以解解馋。
    街边有卖小河虾的,一个小篮子装了半篮子小虾,熟的小河虾是粉红色的,篮子盖反扣在篮子上,盖一半,盖子上放一些包装纸和已经装好的小虾,小包就是用一张小纸卷成个锥形小桶,两分钱一包,非常可口。
    路边还有卖卤猪肉的,闻着很香,看起来很诱人,但大人们从没买回来吃过,再流口水也任由我眼巴巴地看着过干瘾儿。
    偶尔有爆米花的外地人挑担子来到县城,担子两边,一边是炉子和爆米花专用锅,一边是口袋和粮食。好像都是北方来的,不是老有,隔段时间才来一次,到了单位里面支起炉子和锅,各家都赶紧来排队,各家拿着糯米或者玉米和小劈柴排队,那年头糯米和玉米都是稀缺的,如果你自己没有玉米,爆米花的外地人可以提供点玉米,那么收费自然就不止收加工费了。爆米花的外地人把一小碗糯米或者玉米倒进像个炮弹一样的锅中,放几粒糖精,用铁管当把手延长力矩,使劲旋转锅盖螺丝把锅盖子拧紧。然后,一手拉风箱烧火,一手旋转锅加热,锅的一头有个压力表,像个定时炸弹的定时器,他看表上的数字差不多了,把锅扭出来,套上一个大口袋,口袋有一两米长,口袋顶部是橡胶材料撑起来的,口袋中部后部是布袋,口袋底部是不封口的,整个口袋平躺在地上。爆米花的人套好口袋,用骑马蹲裆式猛地撬开锅盖,“砰”的一声响彻云霄,像炸弹爆炸,口袋哗的一下就被出膛的爆米花撑满了,有些爆米花还从不封口的底部冲出来。一小碗玉米爆成一大口袋爆米花,太神奇了!松开捂住耳朵的双手,迎着硝烟扑上去,赶紧从口袋底部抓起一把塞进嘴里,又香、又脆、又甜,世界多美好啊!不摆了!